首页 >生活

全国首例农地流转信托完成农民获7成增值收

2019-05-14 23:40:42 | 来源: 生活

全国首例农地流转信托完成 农民获7成增值收益

原标题:安徽完成全国首例农地流转信托 农民获土地7成增值收益

12月10日,一辆农用三轮车从宿州市埇桥区帝元现代农业门前驶过。10月,全国首单农地经营权流转信托计划落户埇桥区,区政府把5400亩地委托中信信托,信托公司再委托帝元农业作为第三方运营土地。

12月9日,宿州朱仙庄镇朱庙村支书沈加亮从该村土地流转机构土地承包纠纷调解小组门牌前走过。

困扰安徽宿州农业企业帝元农业近一年的融资困境近终于被化解,解决方案是由中信信托推出的农地经营权流转信托计划,这也是全国首例。

改革开放后,农村土地流转加快,由于农地经营权无法抵押、担保,三农领域一直存在融资难题。金融信托公司介入,提供了一种解决思路,而且增加了农民收益。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专家认为,这一政策信号,为土地流转信托提供了进一步发展的路径,但同时提醒,中国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确权登记工作仍未完成,制约了土地流转信托大规模推广。

目前中信信托正在资本市场上为帝元农业的现代养殖场、设施农业、生物质能源三大项目募集资金。

12月9日,安徽宿州埇桥区朱仙庄镇朱庙村,村支书沈加亮向远处画了一大圈,这些地都流转出去了。

沈加亮手指的方向,除了大片平整的土地,已建起一排现代化的大棚,还有一座透明的温室建筑。

2年前,这片土地的经营权被流转给帝元现代农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帝元农业),用以建设现代农业循环经济园区。

帝元农业随后遭遇融资难题。

今年10月,埇桥区政府尝试以信托方式破题。该模式是将5400亩农地的经营权,重新委托给中信信托公司,让其设计相关理财产品,融得资金后,反哺帝元农业。

吃螃蟹者:中信信托

中国首单农地流转信托计划落地宿州,农地经营权受托人中信信托决定将土地增值收益70%分给农民10月初,埇桥区政府和中信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信托)签了一份框架协议;10月10日,中信信托宣布,全国首单农地经营权流转信托计划诞生。

这一项目的信托期限为12年,试点地为安徽宿州埇桥区,可流转面积达5400亩,据中信信托方面透露,远期土地流转项目计划将覆盖25000亩。

土地流转信托,指以农村集体组织或农户个人将农村土地使用权(包括农用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以及宅基地使用权)作为信托财产,集中委托给信托公司经营管理,从而定期获得信托收益。

土地流转并不是新生事物。埇桥区现代农办副主任李大务说,但此前都是把地流转给一些种粮大户或农业企业,流转给金融机构还是头一次。

埇桥区这5400亩土地在两年前就流转了出去。2011年,沈加亮代表村委会和村里450户农民签了协议,农民们将农地经营权集中委托给村委会。

随后,如同击鼓传花,村委会再委托给镇政府,镇政府委托给区政府,区政府委托给帝元农业开发经营,农民们每年每亩地获1000斤麦子的地租。

如今,农地的经营权从帝元农业转给了中信信托,相当于换了一个承包商。而帝元农业,则从承包土地的企业变身为信托公司的服务商和项目运营商。

沈加亮不懂信托是怎么回事:老百姓只关心每年的地租能不能准时到账。

中信信托给了农民们肯定的答复。中信信托将管理的农地经营权设计成信托产品,进行资本化运作,委托帝元农业经营管理。不仅保证每年每亩地1000斤麦子的地租,还决定将土地增值收益的70%分给农民。

在帝元农业总经理张启民看来,中信信托的首单农地流转信托,直接的现实意义,是可破解农企的融资瓶颈。

农企筹钱四处碰壁

农村土地所有权归村集体,银行对农地经营权的抵押、担保不认可,造成农企融资难12月9日,帝元农业公司温控育苗大棚里一片生机盎然。两个月前,这个农业企业还正在为没钱发愁。

帝元农业成立于2011年12月,注册资本2000万元,是宿州市、埇桥区两级政府招商引资的重点项目。

张启民介绍,规划中的帝元现代农业循环经济园,计划投资10.5亿元,流转土地2.6万亩,已经流转的5400亩只是期。整个园区设计五大板块,包括粮食丰产工程、规模化养殖、生物质能源等。

按初设计,帝元农业先打造一个现代农业区示范园平台,再以商招商,引入资本,建设后续项目。前期平台搭建得很顺利,但随后的招商工作不如人意。

张启民给新京报算了笔账,帝元农业已投入7000万,建了13个大棚,1个智能温室,接下来要搞规模化养殖场、生物质能源等,资金缺口约3个亿。

张启民去了工、农、中、建四大银行,但都吃闭门羹。张启民提出,以农地流转经营权抵押贷款。农业银行答复,项目不错,但上级银行目前还没有这个政策,如果上级行放宽贷款政策,我们再合作。

其他几家银行拒绝放贷的理由也基本一致。

农企的农业用地没有产权证明,因此不能抵押担保,贷不到款。这是全国农企普遍的问题。埇桥区现代农业办公室主任助理蒋海涛说。

蒋海涛解释,农村土地所有权归村集体,能流转的是经营权,而专业银行机构目前对经营权的抵押、担保并不认可,因为经营权存在不稳定因素。比如,企业方面经营不善,流转合同终止后,农户将土地收回,而银行则一无所获,因此面临巨大风险。

宿州市金融办有关人士称,除了银行,商业保险公司也大多不愿涉足这一领域,因为政策性农业保险的保费低、赔付较多,财政补贴又不能及时足额到位。

为筹措资金,帝元农业曾召开股东大会,讨论方法,例如引入风险投资,找大企业参股,或者增资扩股,但都因投资方担心风险太大,而没成功。

张启民十分无奈:农业项目投资金额大,投资周期长,收益见效慢。没有5年,不要考虑利润。

农业企业的经营特质,加上土地经营权无法抵押、担保融资,令帝元农业陷入了无钱可筹的困境。

土改先锋再发力

2008年,胡锦涛视察安徽小岗村定调土改新方向,宿州埇桥区成为全国现代农业示范区和农村改革实验区在宿州,和帝元公司面临类似困境的农企并不少见。

王民主的家庭农场从2011年开始,以每亩每年900元的价格租下1300多亩土地,进行良种繁殖和蔬菜生产。农场目前纯利润在每年40万元以上。

近,王民主想搞农家休闲旅游观光园,创建自有品牌,但手头缺钱,没有钱什么事也干不成。更令他无奈的是,土地不能作抵押物,地上附属物也没办法评估抵押。

融资难,导致土地流转缓慢,效率低。

土地流转出现在改革开放后。随着工业化、城市化进程的推进,进城务工者逐年增多,农民与土地的关系悄然变化,越来越多的农民脱离农业、走出农村,有的农民把土地或转让或转包或转租给别人。

数据显示,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全国土地流转量仅占承包地总量的1%-2%,90年代末达到4%左右,本世纪初,一些经济发达地区如浙江,则高达30%左右。

菠萝格厂家
昆明角钢
星力平台

猜你喜欢